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许氏寻根 许方氏宗谱 根亲文化 活动集锦 公示公告 族人风采 许方氏企业家 感恩致谢 资料下载
关键词: 枞阳县 枞阳 一议 工程 月份
您当前位置:黄华许方氏根亲网站 >> 文章频道 >> 最新动态 >> 头条新闻 >> 浏览文章

歙县寻根六百里 许村问祖五百年

日期:2018-5-9 13:00:4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许书生 浏览次  【字体:

歙县寻根六百里 许村问祖五百年

——记黄华许方氏续修统谱理事会寻根问祖之旅

许书生

2018556日两天,由会长许庆亲自带领,修谱办公室具体组织实施,以黄华许方氏续修统谱理事会成员为主体的寻根团队,乘车行程600余里,到现属黄山市的歙县许村寻根问祖。按照族谱记载,从唐末儒公迁歙至今,已经过去约1100年,我们要寻的“根”就是从唐末的儒公至元末明初的黄华始祖道公,其间历经五代、两宋、元,近500年间的历代祖宗。参加此次寻根之旅的理事会成员是:许庆、支虎、易贵、发庆、左法、卫国、根海、格巧、许兴、文生、德高、忠和、三益、秀祥、许剑、明月、实开、志旺、殿恕、书生等,枞阳县宣传部副部长许千也是我们当中的一员。还有特邀的宏霞、惠兵两位宗亲。除此,中途早已通过联系副会长易贵自愿参加的宗亲也不断的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来。先是在九华山祈佛时,闻讯赶来的青阳县蓉城镇的方后裕一家三口,他们虽然没有到达许村,但总算陪伴我们经过了九华山全程。后来有分别在甘棠和屯溪上车的方荣华和许晓如两位宗亲加入,我们一行到达许村的共25人。如果允许也许会有更多的宗亲参加这一意义非同寻常的寻根之旅。

我族自清代以来分六房各修支谱,大都辑录了世系溯源的相关内容,其中有载:“惟唐左丞(许)敬宗封高阳公。高阳郡所由昉(“开始”的意思)也。传四世孙(许)远公,以节烈闻。又五世儒公,耻事朱梁,自雍州(位置大致在今天陕西省)避地江南,居歙篁墩(一作“黄墩”),生子四……次知稠公迁歙北昉源。”昉源即许村,谱载:“新安城北四十里,梁新安太守任昉乐而游之,因名为任公村。后知稠公自唐末由篁墩迁于此更名为许村,即图经所载富资里是也。”所以“昉源”就是“许村”无疑。“新安城”的位置大致在今天的歙县县城。当然,我们此次没有去歙县县城探知“篁墩”到底在何处,重点只是寻访古代新安城北四十里的许村即“昉源”。

55日上午7点不到,当时天正下着雨,我们也顾不了这,还是提前出发了。这一天主要是赶到屯溪老街,中途到九华山祈佛用了几个小时,在山脚下匆匆吃了中饭,已经是下午近2点,就立即上车。途中经过黄山风景区仙源镇的“甘棠”,风景区原质检局局长西村公房下的方荣华在此上了我们的车。甘棠,据有人考证可能就是当年始祖道公由许村北上的必经之地。始祖经五猖庙、茅舍、茶坦至箬岭关;过箬岭关,入太平县境,至上岭脚,经墰家桥、感祥里、迄溪、马兰地,三口至仙源;西行至甘棠,转向西北,经秧溪河至广阳,广阳北上直通青阳(即古代徽州至青阳的官道),过江经桂家坝,汤家沟到达黄华里。所以,如果考证无误,经过“甘棠”应该是我们此次旅程的大幸,遥想当年道公翻山越岭,徒步北上,风尘仆仆的情形,不免心生敬佩。下午5点下榻屯溪“广交大酒店”,晚饭时,曾任职于屯溪一中的退休教师、黄山市书协理事、西村公房下的82岁高龄的许昂驹和女儿许晓如来看望枞阳老家来的亲人,而且许晓如宗亲自愿于第二天陪同我们参加这次特殊之旅。

56日上午9点多,我们的旅游大巴停在许村村口。现在,许村已经是歙县全国著名的以家谱和古建筑群文化为特点的旅游景区,游人络绎不绝。事先,许庆会长联系了许村的许立龙,还有“徽州女人”许琦以及谱学专家许骥、许村副村长的许达,他们听说我们不是普通游客,而是来寻根问祖的,就托付售票处,免了门票。来接待我们的是许立龙70多岁的老父亲许荣生。老人家象接待亲人一样,先将我们迎进他的家,使我们有了“如归”的感觉,毕竟这不是寻常的地方,是一世祖的故乡,那当然也是我们这些芸芸后裔的故乡了,何况更有朴实厚道的老人家的家人般的热情接待。

我们先去参观“大邦伯祠”:进门大堂正面悬挂伯升公画像。左边墙上公布西许各房派的“派行字”,有以“宾公”为一世祖的字派为:(自17世起)童师庆芳积,良文守日光,允上正宏元,广大书绍述。民国二十年又续12字为:崇德克传,学宝时振,星聚瑞增。右边墙壁上是一幅吊线图,为西许璙公世系,该图以西许璙公为一世,其二世有“昶、赏、效、拱、延”五个,与我们家谱所载世系相同。只是吊线图只就“昶”公往下延续,对我们所属的“效”公未往下延续,很是遗憾。

许村到处散布着祠堂、亭阁、牌坊、乡社、高官大宅,但我们无心欣赏这些,因为我们重点是寻根,寻找与祖先有关的遗迹。听说西许璙公的父亲宾公墓就在附近,我们迫不及待地催促许立龙的老父亲为我们作向导前往。虽然没有时馐珍肴,但我们带上的一壶薄酒,几叠纸钱,数包果品和鞭炮烟花,也能寄托我们一行对远祖的崇敬和追思。

出了许村村口,沿着田地间的小道,一路向北行了数里,虽然每个人都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但欣喜的是一条从山间下来的溪流一直陪伴着我们,这条溪水叫“昉溪”。它流经许村,泽被许村数万许氏子孙。到了一条大水坝下,跨过昉溪水,到达西侧的山脚下,便是宾公墓。据许村一方姓村民说,宾公墓是他去年承包修缮的,修建总体较简单,主墓碑两边分别立了块副碑,共三块碑,用四根荷花柱子夹住。主墓碑上刻有阴文,上书“九世先宋祖讳宾府君许公之墓”,右边题首书写墓道朝向,左边落款为“东西两支裔孙祀拜”。副碑上刻着鸟兽和松菊的图案。墓碑两侧又各立护栏,护住上方的土不至于塌下来。护栏与三块墓碑几乎成一字排开,只稍稍随地形往前呈大圆弧状。这与周围地形地势恰到好处的达到高度的和谐统一,符合美学原理。墓前是一道长长的溪水,就是刚才与我们同行的那条溪水,一直流向许村,流向更远的地方。墓后是高山环绕,满山树木葱茏,青龙昂首,白虎低头,实在是大旺子孙的风水宝地。事实上,许村镇数万人口,许姓占百分之七十,数百年许姓子孙本固枝繁,生息繁衍,散布世界各地,今天,代表黄华许方氏数万子孙的我们跪拜在宾公墓前,打出“黄华许方氏寻根问祖”的条幅,其意义不言自明。

宾公支下是理(东许)公和璙(西许)公,璙公子效公,效公子瑄公,瑄公子文诠公,文诠公子再功公,再功公子滋公,滋公子嵩公,嵩公子伯达公,伯达公子道公,一脉相承,载之谱牒,毋庸置疑。

回到许立龙父亲家,此时,许村谱牒专家许骥,还有畏斋公支下许建强也闻讯专程赶来,询问我们寻根之旅的情况,探讨有关许氏源流的话题。我们一道吃过中饭,编辑组书生特地询访了许骥,到许骥的办公室,查看了“许村许氏家谱”。其谱是东许家谱,看了世系吊图,其世系溯源图与我们各房支谱的溯源图基本一样,只是再功公之后的滋公嵩公伯达公未从此套家谱中找到。因为它不是西许家谱,一截对接不上也在情理之中。我们单等许村西许支谱的修撰,也许到时就能完全对接得上吧。

中午1点多,我们随许骥游览高阳桥。高阳桥为明代建筑,完全是木质结构,气势宏伟,从构架到雕饰,都匠心独运。跨昉溪东西而建,桥西为宾公次子璙公的后代,称西许。桥东为宾公长子理公的后代,称东许。一座桥梁,方便了两支族人往来,也联系着兄弟之间永不能分割的血脉亲情。也更证明我族谱牒所载的“东”“西”许之说,确定无疑。

我们还参观了“东升大社”“大宅世家”等古建筑。下午2点便踏上归途。

此次寻根问祖之旅,出发时天空雨意浓浓,不时下起不大不小的雨滴。一路担心雨大起来,天气预报说56号两天有暴雨,可一直到旅途结束,雨也没怎么下,也许是天佑我族,天佑我们,使我们这次寻根之旅如此顺利,又有如此收获。点击浏览下一页点击浏览下一页点击浏览下一页

上一篇:一片虔诚献列祖 共话建祠慰先灵 下一篇:没有了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歙县寻根六百里 许村问祖五百年
许庆主任在黄华许方氏宗亲2018年新春座谈会上的讲话
族贤群英会聚  共商建祠大计
续谱联络组一行与安庆市迎江区长风乡合兴村宗亲合影